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中医窘境:国内争论是否伪科学,日本抢注《杂病论》绝大部分古方

发布时间:2020-05-14相关聚合阅读:

原标题:中医窘境:国内争论是否伪科学,日本抢注《杂病论》绝大部分古方

中国人讲究,凡事都要比出个高低、真伪,对于中医,更是如此。

鸦片战争以后,西医大批进入中国,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击着传统中医的权威,其最大的对撞,于1910年的那次清朝末年东北大鼠疫中爆发。

首先,治疗方式保守,中医不接受肺鼠疫人传人的科学论断,望闻问切,不消毒、不隔离、不戴口罩,直接接触,导致中医死亡率高,在长春,有一个10万人的地区,中医死亡率达54.8%,群体死亡率比杂役都高。

其次,畏缩不前。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当时清朝最著名的温病学派、伤寒学派、孟河学派并没有前往疫区救治,而是在北京等大后方对疫情评头论足,打嘴仗。

其三,发国难财。人们有病乱投医,个别中医炮制出猫尿防疫、神效药方,其实就是骗钱。庸医借机牟利,即便自己知道不能有效医治,仍然是不给钱就不看病。

这次疫情后,由此引发了中医的第一次大危机,这就是1913年的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。而此后还发生了1929年废除旧医案和1950年的改造旧医实施步骤草案的提出,这三件时间,号称近代三次废止中医案,也是中西医争论的标志。

这种争论,跨世纪,越百年,依旧没有分出结果。

如果一定说成绩的话,就是我们的中医界形成了自己的共识口号:“提倡中医以防文化侵略,提倡中药以防经济侵略”。这句口号是在1929年3月17日,中医的第二次劫难时候提出来的,当时,全国医药团体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,会场高悬巨幅标语就是这句话。

但,我们失去了什么呢?

我们失去的恰恰是那句口号中的内容。

在我们争论的时候,日本人已经成为中药市场的绝对主力,我们失去了世界市场,失去了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古方,这些古方经典,被日本人抢注了。

1976年,日本医疗部门就把汉方药纳入医保,他们抢注张仲景《伤寒杂病论》中的原方,改名为“汉方药”。发展到今天,日本普遍应用的294个处方,都来自这本书。

日本发挥草药制剂工艺及营销手段的优势,汉方药占据了世界上九成以上的份额,在《世界专利数据库》中,日本人注册了70%以上的中药专利,而中国的中药专利申请仅占0.3%。

中医博大精深,传承几千年,但《中医药法》直到2016年12月25日才通过,自2017年7月1日起施行,太迟了。